与一百个小目标擦肩而过

2021-06-05 18:11 来源:财经自媒体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来源:包邮区

半个月前,一个热心的美国网友在美国的社交媒体上发了一篇技术贴。回头来看,这篇贴子主题应该是:

中国的万达集团到底是如何错过一百多个小目标的。

通过游戏驿站一只股票,将对冲基金Melvin资本、做空机构香椽捶爆后,今年1月,美国年轻的散户们涌向了AMC院线。

万达当时仍是AMC的第一大股东。2019年之后,这家公司一直在亏损,疫情更是让他们无限接近破产边缘。秃鹫们很快盯上这家公司,超过五分之一的流通股被卖空。

但在1月27日那天,AMC的股价从前一天的不到5美元,冲上20美元,收盘时涨了三倍。这位美国网友说,对冲基金们已走投无路,但AMC宣布稀释6300万股股份,让股价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跌回到5美元。

也是这天,AMC的第二大股东银湖资本清仓了手里的股票。

此后是漫长的拉锯战。散户们不断尝试突破那堵墙,空头不断借入股票卖出,而万达在不断出售股票。结果是,散户无数次想将AMC的股价送上月球,每次都被拉回地球。

当时美国的韭菜们就是不明白——万达为什么要这么做。最聪明的做法,当然是坐视股价坐上火箭,而不是不断出售股票。

直到5月23日那天。万达宣布退出AMC公司董事会,仅保留可以忽略不计的少数股权。这位热心的美国网友说,在得知万达出售完股票后:

我无法表达我的兴奋。

从那一刻起,这只业绩毫无亮点的股票再无机构股东,放眼望去,全是散户。万达释放出来的这些流通股,很快就被美国韭菜大军们吞了下去。

几天后的6月2日晚上,美国股市再次上演韭菜的胜利——AMC股价一飞冲天,四次熔断。

算下来,这只股票今年涨了28倍,老外首席执行官身价飙升了2亿美元。然后国内媒体对这场世纪逼空大战的总结,基本就是一句话:

思聪他爹少赚了140个小目标。

老王可能永远无法理解,他怎么就成为大洋彼岸年轻韭菜们的垫脚石。韭菜们可能也无法理解,一个斗士万念俱灰后会失去勇气,也会失去运气。一个韭菜晒了一张AMC的免费爆米花的照片,然后凡尔赛起来:

你们以为我会卖掉股票赚取1万美元,然后失去我的免费爆米花吗?

1

在美国散户们即将涌向AMC院线时,今年1月16日上午,王健林坐在北京万达文华酒店的主席台上,67岁的他看上去很消瘦。

这一天,是2020年的万达年会。

在老王还是首富的黄金时代,他对2020年有过好多奢望。他想洗刷掉房地产的污名,变成一家真正的世界一流跨国企业。生猛的他,把这个目标称之为“2211”:

到2020年,万达资产达到2000亿美元,

市值达到2000亿美元,

收入1000亿美元,

净利润达到100亿美元。

那时,他才觉得到了荣耀的退休时刻。他说退休后,想做一些公益事业。

王小波说过,在他一生的黄金时代,也有好多奢望。他想爱,想吃,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的云。后来才知道:

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。

很多大目标和小目标,在2017年后,一天天消失。

往年万达年会的压轴,都是老王最后的独唱。2015年年会,老王唱了《向天再借五百年》,2016年是《假行僧》,2017年是《一无所有》。他拿着话筒踩着节奏沉迷的视频,在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。

到了2018年,从买买买到卖卖卖的老王没唱歌。那年的压轴是《歌唱祖国》大合唱,之后他上台说,我是个极少流泪的人,但刚才我热泪盈眶。

2019年度的年会,万达本来准备2020年1月12日在武汉召开。但老王在年会召开前的十天,果断决定从武汉迁到广州。

这一年年会最后的压轴,是在老王和演员们一起唱响《万达之歌》中结束的。

《万达之歌》的歌词,是老王自己写的。歌词这样写道:

万达人,敢闯敢试从来不畏惧,万达人,遭遇挫折坚持不放弃……

2020年的年会,老王大篇幅讲的,是万达为六保六稳、复工复产、丹寨扶贫等领域做出的贡献。整个年会的关键字是:

党性、抗疫、廉政、轻资产。

现在的老王年会上都不再插科打诨了。他讲的每一句话,都正襟危坐,四平八稳。

年会前,有员工猜测老王是会唱一首《重头再来》,还是会宣布如期退休。

这两件事都没有发生,歌舞节目被取消了,只剩下会议。

2

AMC不是老王第一次意难平。

2019年11月,收购完传奇川商邓鸿的环球会展公司后,孙宏斌出席了在北京使馆壹号院召开的新闻发布会。

风头正劲的段子手老孙,先说100多亿买下邓鸿上千亿货值,只花了一个小时的故事。然后,记者们的连环炮,让他意识到大家最关心什么。

在全国买买买的老孙,委屈巴巴地回应:大家老说我花钱,不说我赚钱。这三年,就花了一千多亿,却销售了一万三千亿。

我买回家不是藏着,而是买了就卖!

现场还是有记者很年轻,问老孙钱是从哪来的?老孙有点上头,说钱肯定都是销售来的呀:我一个月回款五六百亿,我这才买一百亿的东西呀。

他还用2017年收购十三座万达城的故事佐证:用438亿收购的13座万达文旅城,已经销售1600多亿了。

后面还有几千亿的资产等待销售。

2017年,万达官网推送过《王健林的一天》。他4点起床,4点15分开始健身,5时吃早餐,5点45分赶往机场,跑了两个国家,三个城市,晚上七点十分,回到北京的办公室。

老王就这样辛辛苦苦干了二十多年,最后被一个“不会算账”的山西人一把摘了果子。

眨眼间,四年过去了。老王瘦了很多,也苍老了很多。要在2020年把万达变成一家世界一流跨国企业的他,一点一点卖掉了万达在海外的资产。

今年5月,他又把AMC卖掉了。他在海外的投资,只剩澳大利亚HOYTS院线以及美国传奇影业公司了。

2018年后,老王在年会上不再对外披露业绩,经营企业也越来越谨慎。今年年会,他告诉高管,万达必须认清行业趋势,把安全、利润、现金流放在首位。

他不断强调风险意识,说即使排除整体行业风险,但附近出现几个现金流产生风险的地产商,项目全部打七折:

那你不就傻眼了吗?

去年,万达集团总资产6000亿出头,营业收入1400多亿。这个数字超过招商蛇口一百多亿,是金茂的两倍多,逼近龙湖和中海了。但这是六年来,万达集团总营收最低的一年。

这一千多个小目标里,老王最看重的商管集团占了400亿;以往贡献颇大的文化集团,收入寥寥;万达院线在半年时间里,几乎没有一毛钱票房;关键时刻,挺身而出贡献现金流的,是万达投资集团的817亿。

万达投资集团,其实就是改头换面后的万达地产。

为回流现金,万达地产把所有项目都摆上了桌面。几乎耗尽库存后,万达地产销售额从500多亿窜到了800多亿。

四年后,万达地产重回了2017年的水平。

3

在万达年会召开前一个月,万达人都知道了一个消息。

停滞两年多的马来西亚大马城项目传来动向。在中国中铁向大马政府支付近20亿人民币后,大马城正式启动。

历经马来西亚三朝政府,中铁还是成为这个吉隆坡核心项目的最终赢家。

不知道老王看到这个消息,是什么心情。也不知道,他看到孙宏斌吹牛逼、AMC股价暴涨时,当时是什么心情。

天上浮云似白衣,斯须改变如苍狗。

靠着地产实现了自救,但老王还是说,2021年万达集团的核心工作,还是商管公司重组上市,轻资产发展数量无上限。重资产的万达广场,除非能做到资产出表,否则只能适当投资。

他说自己是中国最早一批做地产的人,大家对公司决定走的轻资产路线,要有信心。

他完成了创业三十年里最沉重的转型。

今年年会后一个月,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,老王胸佩小红花,出现在了新闻联播的镜头里。

这是他一直期待的。

宫崎骏说,人老了的好处,就是可失去的东西越来越少了。

过去一年,六零后的马爸爸成了黑心资本家;七零后的pony哥,腰也不行了;八零后的佼佼者张一鸣和黄峥,也早早退休了。

而五零后的老王们,早已灯火下楼台。

九零后们呢。